一张图片吓死30万人

            “嗯……”妈妈道。

           我们等了一会,正想叫服务生开门时,门终于开了,是龙青山,他看到是我们,尴尬地道:“真真,你,你怎?回来了?”

           妈妈刚才全凭一股意志力支撑,这会再也支援不住,往前跑了两三步就瘫倒在地。

           我登时象炮弹似的冲了过去!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脚都快站麻了,却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金发女郎被龙青山压在身下,眼光却瞟着我,似乎在诱惑我,又似乎怪我没有去抓她。我哪还有心思啊,都急死了,龙青山原来根本没打算去找妈妈啊,害我白跟了他半天!

           我叹了口气,道:“卓姐姐,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你如果相信我,我就在这房间打地铺保护您;你如果让我走,我再开一间房间去。至于别的女人,我没有任何兴趣,也请你不要再提起。”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却还是怕晒太阳,她撑了一把小花伞。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我真是哭笑不得,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

           妈妈跟在我后面半步,一路上不时可以见到那些疯狂野合的男女,妈妈不禁有些害怕,不自觉的牵住了我的手臂,我趁机搂住她的腰肢,让她和我并肩行走,这样可以让她更有安全感,妈妈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

            妈妈摇了摇头,显然对我的信心不是很足。她歇了会,轻轻脱离我的怀抱,拿着洗漱用品到卫生间去了。

           “哼……”妈妈没有答话,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怎?能说素不相识呢?卓姐姐,我在镇上可是经常见到您,而且我的本意也不是专门来保护您的,我只是想通过旅游,多一点接触你的机会。”这些全是真心话,因此我说得很真诚。

           “快放我下来,你背不动的。”妈妈有些感动,挣扎着想下来。

           我抱着一线希望,道:“卓姐姐,你别这样,你还有你的儿子小佳,他还在家里等你回去呢。”

            看来妈妈心里还牵挂着姓龙的啊,我心里有些醋意,但一想,这样也好,让妈妈看看龙青山的丑态。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一边在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

            “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也是诺尔镇的。”我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词。

            妈妈被少年强有力双臂揽住双腿,挣扎了几下没挣下来,她只好趴在少年背上,少年的脊背给她一种很宽阔、厚实的感觉,这种感觉过去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曾感受到,想到这,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

            10分钟后,导游一声令下,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士顿时成了一群恶狼,嗷嗷叫着冲了出去。我也是恶狼中的一员,最年轻的一匹狼。

            “好啊。”我见妈妈答应了我的请求,心里乐开了花。

           我一阵心疼,恨不得把妈妈抱在怀里轻怜蜜爱,却不敢这?做,只能柔声道:“卓姐姐,你放心好了,有我保护你,保证你在岛上安全度过这一个月。”

            我气不打一处来,便想推开她,没想到她却抱得很紧,我一推推在了她高耸的乳房上,搞得她更来劲了,淫笑着在我身上乱摸,我无可奈何,焦急地朝妈妈那边望去。

           年仅十五岁的我,了一群女性的大屁股,在山中追逐着,想想都觉得可笑啊。

            鬼子征服了妈妈这个大美女,可能想马上就要用他肮脏的阴茎捅入妈妈肥美的肉穴中,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我低头一看,恍然大悟,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将她背了起来。

            我们温存了一会,妈妈道:“小瑜,你去问问这车能不能提前先送我们回宾馆?我实在不想看到那些人的嘴脸。”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收拾了下心神,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嗯,这几年我只顾迎合那个人,确实对小佳关心得太少了,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妈妈道。

            “我回来取我的东西。”妈妈平静地道,说着就往房里走。

            妈妈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道:“我事先说清楚,你让我住这里,我很感激,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同意跟你乱来。你要干那事,趁早找别的女人去。”

            我搂了搂妈妈,道:“姐姐,咱们走吧。”

            四周不时传来男男女女的淫笑和尖叫声,身后躺着赤身裸体的妈妈,我的心扑腾乱跳,下身蠢蠢欲动,好几次想回头偷看妈妈的裸体都忍住了。

            “嗯,这位是我的夫人,她来取一些物品。”龙青山道。

            这句话挺有效果,妈妈终于低声说了谢谢,道:“你叫什么名字?”

            319 门关着,妈妈按响了门铃,门迟迟没开,却听到里面有声音。

            “您放心,干干净净的,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

            如果冲出去把狗日的踹翻,一定会遭来那个黑鬼的干涉,我虽然炼了纯阳功,但不一定是这个黑塔般大汉的对手,即使打赢了他,下山也一样会遭受惩罚,妈妈还是逃避不了被污辱。

            “今天才第一天,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不是吗?”毕竟都是付钱的,导游笑着安慰他道。

            我“哼”了一声,扭头不理。

            我只好转过身去,道:“姐姐,你先歇会吧,我在这看着。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我有些慌了,急道:“姐姐,姐姐,你怎?了?”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收拾了下心神,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要是将手伸进去,到妈妈桃源深处摸一把该有多爽啊,我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伸手想把妈妈捆在手腕上的胸罩解开,刚碰到妈妈的手,妈妈突然翻身避开,嘶声道:“不要碰我,你走开!”

            我猛然想起我还是赵子瑜,但实在舍不得放手,就道:“姐姐,我这是替小佳抱你的,我实在太他感动了,他有这?好的妈妈。”

            狗日的似乎很满意他的杰作,“约西”声不断,在妈妈的两只乳头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雪乳。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直接的表白,她低头道:“小瑜,现在我们该怎?办?”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一边在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

            我和妈妈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接着道:“在镇上我就注意到姐姐了,我,我……,这?说吧,我暗恋您很久了。”

            妈妈头看了看我,我很阳光地冲她笑了笑,将我的过膝裤递给了她。

            我搂着妈妈往记忆中我和龙青山分手的地方走去,妈妈似乎既想又害怕见到龙青山现在的样子,她将身子贴在我的身上,寻求一点依靠。我哪能不如妈妈所愿?手上搂得更紧了些,搂着着妈妈软绵绵的腰肢,舒服极了。

            走到近处,我将妈妈放了下来,导游一看是我背着妈妈回来,不禁哈哈笑道:“好小子,有你的,这?快就搞定这位大美人啦,恭喜恭喜,你可是得偿所愿哪!”

            妈妈摇着头,她无法相信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就是她从少女到少妇时代,一直深爱着的龙青山!

            不一会,那个犬国人也上车了,看到我们,他愤怒地冲导游说着蹩脚的英语道:“导游,那个男的,他违反规则,他抢走了那个女人!”

            妈妈也不答话,自顾自收拾着衣物,她本来只说拿洗漱用品的,现在却什么

            我刚才还想着趁机和妈妈大套近乎的,现在却怜意大起,暗责自己太自私,完全没有考虑到妈妈刚刚被爱人出卖,又被一个猥琐至极的犬国人羞辱,差一点连贞节都不保。怎?能要求妈妈以现在的心理状态,马上就能接受另一个陌生人呢?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将她背了起来。

           那个金发女郎被龙青山压在身下,眼光却瞟着我,似乎在诱惑我,又似乎怪我没有去抓她。我哪还有心思啊,都急死了,龙青山原来根本没打算去找妈妈啊,害我白跟了他半天!

           我和妈妈望着大巴两边窗外,各想各的心事。

           是妈妈的声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张图片吓死30万人,一张图片吓死30万人最新章节,一张图片吓死30万人 新爱看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